北京大兴机场:雄伟布局背后的风水秘密

禾稶
风水顾问

导读:

回首2019年9月25日上午11时28分,大兴国际机场正式宣布投运;下午16时23分,国内7家不同航空公司的七架飞机依次起飞。在这平凡的时间和数字下面蕴含着不为人知的宏大布局…

01 神秘的时间

2019年9月25号的11时28分换算成传统六十甲子系统为己亥、癸酉、乙丑、壬午;16时23分是己亥、癸酉、乙丑、甲申。

看起来有点晕,但实际很简单。

时间是为人服务的。

我们知道,2019那年是生肖猪年,而对于属蛇的人,是属于“冲太岁”。冲太岁怎么办?

根据风水择日之原理,冲者合之。

地支中有两种“合”的方式,一种叫三合,一种叫六合。

那上面的两个时间,第一个便是巳酉丑三合,而第二个是巳申六合。

风水诀云:“有冲有合方为贵”

至于里面还有什么道道,大家自己思考吧。

02 机场大水口

在风水中,水流来和水流出的位置,叫做“水口”。

水口的作用是纳旺消衰。如果位置放得好,那便可迎来旺气,吐出衰气

实际上,机场、火车站都属于现代城市中的“水口”,体量越大,影响越大

很多城市旧的市中心,都是位于火车站附近,这便是水口的作用。

飞机场就更加明显了,因为能坐飞机的,按照古代来讲叫“贵人”,也就是有点钱的人,属于运气好的人。
如果能把贵人走动的方向和地运结合起来,那便是天人合一了。
所以,行内人只要看一眼旧的首都机场在哪里,就知道新的要建在哪。

03 选址之秘

为什么要选北京的南边建造机场呢?

如果从风水上解读,这其实是跟地运有关。

2004年—2023年为中国风水中的后天八运,其旺气从东北方来。所以我们看北京的首都机场便是位于北京城的东北方

虽然北京首都机场早在五十年代便有了,但是真正起运势是在84年左右,而04年才开始发挥旺运大杀器的作用

2024年-2043年便进入后天九运,也就是离卦南方主旺气了。
在这个时候,在北京的南面布局一个“大水口”,在交运之后便能极大发挥其吸纳旺气的作用。
想像一下,未来每天1000万的人流,从南边源源不断的往北面输送旺气,这是不得了的大手笔。

04 朱雀翔舞

北京城太多秘密了,但公开的秘密其最初是严格按照风水制式建造的。
其中最直接最易懂的便是“四灵山诀”了。

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。 ”,这里的前后左右实际上代表的是东南西北四个方向。
老北京城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都放置着有四大“吉祥物”。

东边是“神木厂”,神木厂积累着大量的金丝楠木对应青龙木五行;

西边觉生寺大铜钟,对应白虎金;

南边永定门的燕墩,象征着朱雀火

北面昆明湖铜牛,对应玄武水五行

旧四大镇物↑

到了现代,北京的五行镇物也有了新变化,其中一个便是“燕墩”变成了“凤翔”。

“凤翔”指的便是大兴机场。
大兴机场原本的造型是起舞的凤凰,实际上便是朱雀。而其更是取代了燕墩,延长了北京的中轴线。(燕墩原是北京中轴线最南端之标 志)
至于延长了的中轴线,实际上还有特殊含义,文章最后我们再解读。

05 神秘六边形

大兴机场最浅层次的形态表述是“凤凰”,而更高一级的表述,是“六边形”
将大兴机场的六条边相连,你会发现出现了一个等边六边形,而且相邻每条边的长度是595米。

先不说数字,我们看看这个神秘的六边形。
在相同的面积中,六面体的组合可以创造出最多的单体,又是最容易组成一个圆的单体图形。在自然界中,蜂巢、足球、网都采用的是六面体的组合。

所以六边形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又用“六合”、“六顺”表示,象征着稳定、沟通、互利

北京城与六边形↑

作为国际机场,承担着沟通、交流的桥梁,中国在加入WTO后,不但没有受到冲击,反而更加兴旺。
而如今的中国,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下,面临着“第二次入世”,只有沟通才能够解决问题,只有开放才能够更加稳定。
“开放”、“沟通”、“稳定”,这也许就是大兴机场要表达的更深层次意义吧。

06 大兴解字

在易学中,可以通过字形字意,体现出一些同步的信息。
北京新机场起名“大兴”,从字面理解是“大兴大旺”之意,意喻国家兴旺

中国人是很有集体意识的,我们论单挑的能力不怎么样,但团结的程度世界一流。

只有团结方能大兴。
其实大兴里面还暗示着“统一”

“大”字是由“一”和“人”字构成的,而“兴”字是五个点围绕着一个“”字。
从所有的迹象上来看,定于一统,就在九运二十年间

但是如果你还可以看出什么来,可不关我的事。

07双镇之秘

刘伯温造北京城之时,据说是按照“八臂哪吒”的形状建造的,八臂哪吒其实便是八个门

但是比八臂哪吒更猛的是刘伯温的“双镇”手法。

传说北京连着大海,其内有一条黑龙龙需要镇锁着方不泄其气。

在元朝的时候,用来镇龙的是钟鼓楼,而其朝代不昌。

到了明代刘伯温吸取教训,认为只镇住了龙头还不够,还需要在尾部再加一镇物

于是,便建起来了“正阳门”,后来钟鼓楼和正阳门便成了古代一直流行的镇龙方法

不管北京的城市后来如何扩建,后人都吸取了“双镇”之法在中轴线头尾两端设镇物

大兴飞机场位于北京中轴线最南端,可以看成“南镇”,其形非常好; 而北面的镇物位于奥林匹克公园内。
如果能把北面的镇物换一换,换成方形高大之物,未来绝对不可估量!

请为千秋国运计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