怪病多痰:看国医大师如何治痰饮!


古代医家提出了“百病多由痰作祟”、“百病兼痰”及“痰之为病,变幻百端”等学术见解。李时珍在《濒湖脉学》中指出:“痰生百病食生灾。”一语中的,对痰病的广泛性作了高度的概括。然痰饮该怎么治疗呢?却是一道不小的难题,今且跟国医大师方和谦学学经验,看看方老有何高招!

1.痰饮的临床认识

痰饮在临床上分为痰悬溢支四类。

①痰饮:“其人素盛今瘦,水走肠间,沥沥有声,为之痰饮。”从内科角度讲,这像消化道疾病,结合现代检查手段,“素盛今瘦”是由于肠道吸收差的肠道疾病所致,尤其应注意肠结核。

②悬饮:“饮后水流在胁下,咳唾引痛,谓之悬饮。”如肝硬化、腹水、门脉高压等病,常有“水流在胁下”的表现。仲景的十枣汤、甘遂半夏汤是峻猛剧烈的逐水剂,可引起脱水,使用时应注意。近代有用“舟车丸”治疗肝硬化腹水的案例,但容易引起肝性昏迷、肝功能衰竭,导致没有推广应用。

本人治疗肝硬化腹水症还常用“五皮饮”加减(陈皮、冬瓜皮、大腹皮、赤小豆皮和生姜皮)。另外可加水红花子15~20g,走水入血,无毒副作用。

③溢饮:“饮水流行,归于四肢,当汗而不汗出,身体疼重,谓之溢饮。”“病溢饮者,当发其汗,大青龙汤主之,小青龙汤亦主之。”小青龙汤在今天看来多用于治疗呼吸道疾病,但呼吸疾病也可引起身体疼痛。大青龙汤应该是在风湿、类风湿急性发作,“当汗出而不汗出,身体疼重”时应用。

④支饮:“咳逆倚息,气短不得卧,其形如肿,谓之支饮。”多指呼吸道疾病。
2.痰饮之辨治经验

仲景谈“病痰饮者,当以温药和之”,是因为无湿不生痰,脾为生痰之源,脾主中焦,湿为阴邪。所以“病痰饮者,当以温药和之”。这是指一般规律。

仲景先师治痰饮方有:苓桂术甘汤、己椒苈黄丸、大小青龙汤、五苓散。对于停痰留饮的慢性肾脏疾患,最后都用温阳药补气行水药治疗。治疗急性发作的水气停留,饮邪停滞病证时,也不要忽略温热学说的应用。例如:朝阳体委的高某,因急性肾功衰竭、无尿症住院。内科请我会诊,我认为此病发生在夏季,暑热伤气,气不化水,故采用了猪苓汤、益元散之类方剂,收效很好,此病人的溢饮(肾衰)是不能用“温药和之”的,而需用清热祛水药方能获效。《温病条辨》也谈治痰饮,记载有六一散、益元散等方剂。叶天士、吴鞠通认为:三焦腠理,水谷之道路,水火之通路,暑热伤元、伤阴后,也可导致痰饮。另外仲景在《伤寒论》阳明篇中述:“若脉浮发热,渴欲饮水,小便不利者,猪苓汤主之。”猪苓汤中就有养阴的阿胶,此证就是因热伤气机而致的饮证。由此可见对于痰饮证“温药和之”的治则,应审证求因,不要千篇一律。
《金匮要略》中有苓桂术甘汤与小青龙汤对比的病案,是仲景唯一举例说明的条文,谈的是麻黄的应用。此条文对我在治疗气管炎时用与不用麻黄很有提示。茯苓、桂枝、半夏、五味子是根据病人的阳气虚否来选用。寒痰留饮,病人血虚,麻黄要慎用。“青龙汤下已,多唾口燥,寸脉沉,尺脉缓,手足厥逆,气从少腹上冲胸咽,手足痹,其面翕热如醉状,因复下流阴股,小便难,时复冒者,与茯苓桂枝五味甘草汤,治其气上冲。”此条文说明麻黄有汗无汗均可用,但汗出而喘谓实证可用麻黄,如血虚而喘则不能用麻黄,故不能用小青龙汤。麻黄禁忌:咽淋疮衄血汗寒。对喘息的病人,麻黄的生炙、量的大小,需要仔细斟酌。

关于痰证,最常用的是二陈汤,其临床应用广泛,加枳实、竹茹名温胆汤。二陈汤合小柴胡汤名柴陈汤。二陈汤加当归、熟地名金水六君煎。二陈汤加藿香、佩兰名加减正气散。

个人认为在痰核走注的治疗中,《外科证治全生集》的阳和汤、小金丹、西黄丸对瘰疬、结核、乳腺增生、骨髓炎等病的治疗都有深远的意义,但在抗癌的治疗上没有明显的效果。

另胸水不能算在悬饮中。从处方学来讲有臌证丸,方中的甘遂、半夏有泻下作用。峻猛重药的应用在什么场合用很重要,本人在门诊用过小承气汤、大柴胡汤治疗胰腺炎。重药适合在病房应用,因可以密切观察其效果。

《通俗伤寒论》关于痰证的用药思路较多,为时方派。《伤寒指掌》亦可以参考。
温馨提示:文中所涉及到各类药方、验方等仅供专业中医人士参考学习,不能作为处方,请勿盲目试药,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!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