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协助道士捉妖,他大富大贵活到九十多岁五世同堂


广东驻防将军属官刘溥,是个奇异之人。生平正直不阿,尤其以胆略自负。二十岁时,潦倒落寞,甚感无聊。偶尔游历三元宫,有位道士看到他感到很惊奇,因而和他建立了世俗之外的友谊。道士对他款待接洽非常亲密,如果有着急的为难之事,一定竭力相助,毫无吝惜之色。刘溥内心很不自安,经常惭愧无以为报。

一天访问道士,看到他皱着眉头默默静坐,好像很忧虑的样子。刘溥向他询问道:“师父这是为了何事,竟然如此闷闷不乐?如果有小生能帮上忙的,一定万死不辞。”道士听了,惊喜地站起身握住他的手说道:“居士所言,是苍生之幸,不是贫道一人之幸!请上座受贫道一拜,才敢相求你的帮助。”刘溥说道:“师父不要这样!我本来已经说出口,如果有用得着小生的地方,万死不辞,何必絮聒地效仿儿女的姿态。你只要告诉我何事,容我们一起谋划打算。”道士谢道:“如果这样,居士随请我来,如果看到什么,千万不要惊恐不安。”刘溥问道:“到底什么事?”道士不答,坚持再问,愈加坚持不回答。刘溥只得跟随他前行。


出了北门五里来远,距离一座先贤古墓大约数百步的地方,便看到道士结草的法坛。道士叫刘溥站在中间,从头到胸背,为他反向书写符篆。之后取出一个麦草笼子,大约一尺来长,揭去笼子盖交给刘溥,说道:“听我引磬声响,立马盖上盖子,切记不要违背。如果看到什么,千万不要惊恐。”刘溥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姑且随口答应他。道士于是披发踏着罡步,左手拿着剑,右手拿着引磬,口中喃喃念诵咒语。
这时正是二月中旬,月夜晴朗,天空并无一片云彩。三更时分,腥风突然大作,月色惨淡。忽然听到声音汹涌如潮,一条大蛇飞驰而来,头大如同簸箕,身体粗巨如同水桶,长约十余丈。通体金色的鳞片,两眼光照如同闪电,伏在法坛之下。道士便用宝剑指挥它道:“去!”之后又一条蛇来到,长度和刚才那条蛇相当,通体透明,可以清晰地看到它的肠胃,伏在法坛下面稽首。像刚下那条蛇一样,道士也用剑指挥令它离去。按照次序,群蛇全都来到,一条蛇长着猫头鹰的嘴和鹿一样的角,通体黄毛;一条蛇长度还不到一丈,鳞甲颜色驳杂,灿烂多彩。口中还吐着五色气体,交错杂乱如同朝霞的色彩;一条蛇长约数十丈,通体红亮,红彤彤好像初升的朝阳。其余有的青色有的黑色,有的黄色有的白色,色彩不一,它们的大小长度也不相同,都按照次序伏在法坛下面稽首,不下百余种。道士一一用宝剑指挥令它们离去,村鸡报晓三声之后才失去踪影。
转天傍晚,道士又带着刘溥来到法坛,就像昨日一般作法。三更时分,群蛇又络绎不绝地衔着尾巴来到。有长得像鳖的;有长得像蜥蜴的;有身体方正如同印玺的;有身体扁长如同衣带的。一切奇形怪状,又不下百余种。
第三天来到法坛,道士告诫刘溥道:“大功告成的关键,就在今天晚上,居士必须切记前日我对你所说的话,不可疏忽!”刘溥恭谨地接受教诲。时间来到三更时分,群蛇又来了,比前两日变得更加奇异,道士都一一用宝剑指挥它们离去。
大约将近四更天的时候,忽然飞沙走石,山谷震响,天色也变得惨暗。一条蛇来到法坛,长度仅仅一丈长,鳞甲五色,脑袋类似山鸡下的蛋,张口吐舌,两眼突出,光芒炯炯如同火炬,怒视着道士。道士喝斥道:“孽畜,怎么敢如此无礼!”急忙用剑指挥它道:“入!”那蛇于是退着伏在法坛下面,身子顿时缩小到不满五寸,径直进入笼中。道士急忙击打引磬,刘溥听到引磬的声音,连忙盖上笼子盖,交给道士。

道士从袖子中取出朱砂符箓,贴在笼子四角,高兴地对刘溥说道:“贫道奉师父的命令捕捉收服这个妖怪。五年来,刚刚侥幸成功。如若不然,东南沿海的生灵,十年后会受到妖怪的毒害,恐怕再没有活着的人了!”刘溥问道士将妖怪如何处理,答道:“我将把它拿去献给师父。感谢你的一臂相助,我一定会给你厚厚的赏赐,让你富贵寿考,后福无量,请你好好自勉啊。暂时在此和你作别,他日在仙界,未必没有再见之日!”说完,拂袖携带着笼子离去。
刘溥后来做官做到驻防将军,夫妇相敬如宾,二人都活到了九十岁,亲眼看到了五世同堂。子孙世代高官厚禄,至今不绝。

分享此文一切功德,皆悉回向给文章转发者及众读者

Scroll to Top